酷站(www.ku0.com)-致力于为互联网从业者提供动力!

热门关键词:  企业  as  baidu  c4rp3nt3r  美女
【阿里云】采购季上云仅¥223/3年

百万作者被"霸王合同"逼上梁山 "5.5断更节"能改变阅文吗?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秩名白杨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5-06
摘要:文/白杨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阅文旗下平台810万作者,估计5月5日至少有800万人不会更新。起点中文网作家奶瓶战斗机对连线Insight提到。 5月4日,关于5.5断更节的号召在网上流传开来,并将此称之为作者对抗霸权合同的节日。 这将一周以来作者

       文/白杨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阅文旗下平台810万作者,估计5月5日至少有800万人不会更新。”起点中文网作家“奶瓶战斗机”对连线Insight提到。

  5月4日,关于“5.5断更节”的号召在网上流传开来,并将此称之为作者对抗霸权合同的节日。

  这将一周以来作者与阅文的矛盾推向高潮。截至5月5日10时,微博话题“5.5断更节”的阅读量已达到1641.8万次,讨论量则为3.9万。

  知乎、豆瓣等平台上对此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呈现上升趋势,“奶瓶战斗机”所在的各个网络文学的群,都被断更和维权相关的信息刷屏。

关于“5.5断更节”的呼吁,图源网络关于“5.5断更节”的呼吁,图源网络

  过去的一周,阅文集团完成了管理层换届,包括董事长吴文辉在内等创始团队集体“退休”,由来自腾讯影业的程武等人接任。

  这个旗下拥有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潇湘书院、红袖读书、云起书院等诸多网文平台的集团,随即遭遇一轮集体控诉。

  导火索是作者们认为阅文集团在新合同中定下了“霸王条款”——一方面抹杀了雇佣关系,强调作者和平台之间只是委托关系,作者不再拥有版权的支配权,作者变枪手。另一方面,作品会在免费阅读等新型阅读平台分发,不再收费后,作者或许会成为流量的附庸。

最新版的阅文集团写作合同书条款,   图源“互联网的那点事”微博最新版的阅文集团写作合同书条款,   图源“互联网的那点事”微博

  起点中文网作者江边雨对连线Insight提到,新合同下,中低层作者的收入会受到较大的影响,同时,在新型的分发方式下,广告流量代替读者兴趣,作品的同质化也会更为严重,“这让很多作者觉得看不到希望。”

  最近,多位阅文旗下的网络文学作者快速完结了正在更新的作品。5月1日,现象级作品《诡秘之主》的匆匆终结,让相关讨论达到一个高峰。

  五一假期期间,这场网络文学作者和平台的拉锯战持续升级,而网文大神天蚕土豆、唐家三少、梦入神机等也相继发声、表态。

  梦入神机提到,“和平台签约不能掉以轻心,在法律上,平台是可以让你赔钱的。”

图源梦入神机微博图源梦入神机微博

  热烈的讨论也已经出圈,知名编剧汪海林发微博提到,作者卖版权,只能在“扣除成本“后拿到50%,这样无耻的做法,在人类历史上是第一次。

图源汪海林微博图源汪海林微博

  昨天,阅文集团做出了回应,表示全面免费不可能、不现实;著作权分为著作权人身权和著作权财产权。著作权人身权是不可分割的人身权利,著作权财产权在经双方协商后,在自愿的情况下授予;阅文作品更新数据未有异常波动,阅文没有修改时间、威胁断更后不推荐等运营措施。

  今天,阅文举办作家恳谈会,就商业模式、作者合约等问题进行讨论,并表示会修改合同不合理之处。网上有不少作者要求阅文将此次恳谈会直播,但阅文方面没有给出回应。

  这场动荡,无疑会引发行业内外对于网络文学行业发展的反思。网文大神九穗禾感叹,“十几年前要都是这样的合同,怕是根本不会有如今网文圈的百花齐放。”

  1

  作者将被“霸王条款”逼入绝境?

  “煞笔宗门,想雇我当抢手,版权不在我手里,剧情要听资本改,不干了,一起去死吧!”

  这是4月30日,起点文学作者江边雨写下的最后一行字,虽然有些搞笑,但他就这样草草终结了已经连续更新到230章的作品。

  “我不再是一名网络文学作者,而只是一名枪手。”江边雨提到。

  他是最先对阅文集团新版合同发出质疑的作者之一。

  江边雨认为,新版合同和旧版相比,最关键的一点,是不再承认与作者的雇佣关系。相当于从作者变成了枪手。这对于很多作者来说,很难接受。

  在新合同里,阅文聘请作者,但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阅文不为作者提供劳动和社会保障方面的福利。

  同时,合同里明确提出,作者在签约后要接受作品以免费阅读的形式进行分发,相当于从此前的付费分成转化成“免费阅读+广告分成”。

  但是,与付费相比,互动广告分成在各个渠道的模式不再透明,这对于创作者的收入会有很大的打击。

  新合同规定,作者将获得平台分/转授权互动阅读体验作品开发权并产生收益的,平台应将作者所得净收益的50%分配给乙方。

  同时,作者也要与平台共同承担运营成本。但是具体如何判定收益,并没有具体表明。江边雨提到,自己现在在QQ、微信阅读上都有付费阅读的收入,甚至高于起点主站,一旦转为免费阅读,他在相关平台的收入就无法预期,甚至可能降为零。

  网文作者“爱潜水的乌贼”(后简称乌贼)在声明中直接提到,“互动阅读的收益方案太过苛刻。阅文只强调了自己的权利,不强调自己的义务——那就是提前且如实向作者提供运营成本。”

  法律工作者“猴子判官”对连线Insight提到,新合同中最值得玩味的是“委托创作”这一项,这意味着阅文直接将版权拿到自己手里,不再提供版权代理经纪的服务,而关于后期的收益分配,作者也失去了与阅文谈判的机会。

  在委托创作的合同下,难免出现平台对作者对创作指指点点,干预作者创作的情况,“如果是委托创作,不论作者的订阅和打赏情况如何,阅文都应该提前付给报酬,但是这在合同里没有体现。”

  同时,由于作者的报酬来源是扣除运营成本后的净利润。相当于由作者承担阅文公司的成本。这在一份“委托创作”合同里也显得非常不合理,“哪里有受托方要替委托方承担成本的道理?”猴子判官提到。

  对于版权问题,“猴子判官”提到,在新修订的《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征求意见》上,会进一步对创作者的权利作更明确的规定,这对于网络文学创作者来说,是一个重要机会。

  江边雨和很多作者也在《意见》的官方网站上提交里意见,对多条修正条款作出了意见,比如,增加作者等发表权、署名权、续写权及劳动权,对续作持续享有著作权等。同时,他们也都强调 “原作品的著作权人享有原作品的一切权利,任何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不得擅自通过合同或其他手段剥夺原作品的著作权。”

  江边雨认为,阅文的合同里除里个人权益和收入受到损害之外,中低层作者更担忧的一点是,今后发展会完全沦为枪手和广告的附庸。阅文从2019年推出了免费阅读App飞读,同时,QQ阅读、微信阅读也有免费的板块。

免费阅读平台飞读,图源阅文集团官网免费阅读平台飞读,图源阅文集团官网

  “如果作者的收益要看广告互动情况,那最后网络文学也许会从读者导向变成广告商导向,那势必导致作品的同质化严重。全部都是战神归来,霸道总裁,王妃这种。很多有自身特色,但是相对小众的草根作者上升之路将中断。”江边雨告诉连线Insight。

  随着事件的发酵,网文大神也纷纷发言支持创作者维权。“我真心觉得网文的活力在于大量的中低层作者,而不是所谓的头部。要是这样的合同推广,更多的作者望而却步,网文就没有了活力,没了生命力。”乌贼在声明中提到。

  2

  突然完结作品背后,头部作者的无奈

  如果说网文作者的控诉还很难引起足够的重视,那么现象级作品《诡秘之主》的突然完结就把这个矛盾暴露得更彻底。

  有读者发现,《诡秘之主》仓促完结,同时最后几章有明显更改过的痕迹,很多人猜测此举与阅文的新规有关。虽然作者乌贼发文,称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且下一步作品仍在起点。

爆款网文《诡秘之主》,图源诡秘之主官方微博爆款网文《诡秘之主》,图源诡秘之主官方微博

  但他之后也发表看法,表示新合同有很多过分之处,主要是三点:

  一,是动漫游戏影视版权转让,如果授权第三方,作者有一半分成,如果阅文自己使用,抱歉,不会给作者任何费用;

  二,免费推广和净收益这块,规定自己的权利,却一点不提自己的义务,那就是提前且如实向作者披露运营成本,这很容易做文章,很坑;

  三,著作权授权到著作权有效期止。

图源爱潜水的乌贼微博图源爱潜水的乌贼微博

  江南雨对连线Insight强调,《诡秘之主》的付费用户数很多,而且目前能吸引到用户付费的作品已经大量涌现,说明订阅付费制度是在优化这个行业的,是值得坚持下去的。现在仓促结局,对读者和其他创作者都有负面影响。

  在与平台的合作中,大神们并非高枕无忧。

  作家天蚕土豆的作品《斗破苍穹》《武动乾坤》都是近几年IP改编最热门的作品。但是他也在声明中提到,因为早期的很多作品被签了霸王条款,自己损失严重。同时,卖掉作品IP后他才发现,改编时“自己没有话语权,说不上话”。最后拍出的作品不好,被骂的不是片方是自己,“觉得很委屈”。

图源天蚕土豆微博图源天蚕土豆微博

  几乎在同一时间,知名IP《鬼吹灯》的作者天下霸唱持续多年的官司公布结果,天下霸唱败诉后不得再以《鬼吹灯》名义再创作。这也成了很多读者和作者对于平台强势印象的佐证。

  江南雨分析,按照阅文集团目前的逻辑,虽然中低层作者是最大的受害者,但从长远来看,头部作者也会受到影响。比如合同中提到改编权由腾讯全权负责,而头部作者因合同而产生的损失会更大。

  “猴子判官”认为,阅文目前的合同,损失最大的是正在成长为大神的一波潜力作者,因为委托合约意味着后期在运营热门作品IP时,代价更小。一旦有作品卖出了改编权,阅文会在收益中获得更大头。

  3

  大IP新思路下,付费阅读或被抛弃

  尽管在5月2日的声明中,阅文新管理层强调新合同早在2019年9月就开始施行。但是不得不说,这次换届激发了平台与作者的矛盾。

  在阅文管理层换届后,新任CEO程武联合发布了内部信。

  内部信中多次提到IP的作用,显然大IP开发会是阅文集团下一步发展的重点。

  根据阅文集团的思路,一方面聚焦头部,集中火力打造下一个《庆余年》;另一方面整合起点中文网平台与腾讯旗下的微信阅读、QQ阅读等,将整个平台打通,而中低层作者或许会变成流量入口,大量作品以免费阅读形式分发,促进流量和用户活跃度的提升。

  这无疑说明,网络文学界多年探索出的付费阅读模式正在被抛弃。

  阅文集团2017-2019年报显示,付费阅读读者数量在不断下滑,已经从2017年的1110万,降低至2019年的980万;与此同时,在线阅读的收入,从2017年的34.21亿到2019年的37.1亿,增长几乎停滞。不到40亿的营收,放在腾讯集团来看,远非一个重要的业务。

  同时,2019年,公司的主要收入增长也转为版权运营收入。从上市时的3.66亿暴增到2019年的44.23亿。版权运营既可以提高收益,也可以与腾讯互娱体系互动,成为阅文集中火力的重点也不为过。

  一位阅文集团前员工告诉连线Insight,在流量制胜的思路下,付费阅读在此后可能会逐渐被抛弃。不论是普通的网络文学,还是真正发展成为“IP”的头部作品,都是为了带动游戏、影视、动漫等各方面的流量,“当这些流量汇聚到腾讯的平台之后,用户最终面对的就是90秒的广告、会员观看、会员付费抢先点播、首冲、抽卡等形式…...”他认为,这些玩法会更贴近视频网站的玩法,用免费来换广告和会员。

  但这些形式对于中低层网络文学作者来说,没有直接的帮助。尤其不利于长尾和多元化内容。

  站内信发出后,大神“流浪的蛤蟆” 第一时间为平台作者鸣不平,“大多数作者指望不上IP,反复强调IP,并不能安抚人心,反而会愈加恐慌。相信程武比我还了解,阅文销售榜前一百的书,究竟有几本在开发IP。”

  4

  何去何从:创作者没有太多选择

  当阅文旗下网文作者起义,网文圈内也掀起来一波关于未来的讨论,究竟什么样的合同才是公平的,如何才能真正平衡平台与作者的利益。

  参与到讨论中的,很多是阅文的竞争对手。不少平台直接抛出的橄榄枝。目前国内可以和起点中文网等阅文旗下平台平起平坐的,只有晋江、纵横文学等少数平台。

  其中纵横文学总编辑、知名大神邪月就公开拉广告,“纵横的合同我们一直以来对比其他同规模或者比我们规模大的网站,都是最良心的那一批。我们应该还是有部分资源可以撑得起靠订阅赚钱的渠道作品的,欲来从速哦。”

  另一边,17k、飞卢、刺猬猫、菠萝包等平台也纷纷开始在社交网络刷存在感,希望更多阅文旗下等作者加入。这些平台虽然体量不大,但仍然坚持付费为核心且能够做到收入透明。

  “这些平台大都聚焦在某一个类型,比如17k偏女频,刺猬猫偏二次元,这和起点的作者调性还是有区别。同时,小平台也许可以在合同里标明收益和渠道等,但是受关注程度和阅文平台还是没有办法比。”江边雨告诉连线Insight。

  尽管有读者提议作者们可以根据自身擅长类型,分散到不同平台上进行创作,但在江边雨看来,短时间内,阅文平台的主流地位不会受影响,“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能够商讨出一份适合作者的合同,保护作者的利益,这次断更事件,必须要在全行业内形成影响力,阅文也必须作出表率才可以。”

  5月5日,一个名为 “大说网”的网站模式也在各个社交网络走红。创始人杨建东称可以建立一个完全服务于作者的网文平台,全面保障作者权益,还会通过打造角色偶像的方式,为网文作家们打造一个网文乌托邦。但他的构想很快被质疑过于理想化,很难落地。

“大说网”的乌托邦设想,图源知乎“大说网”的乌托邦设想,图源知乎

  比起加入其它平台,更多作者还是选择用断更、发声、诉诸法律等方式,与阅文集团死磕到底。

  但入行已经近10年的“奶瓶战斗机”萌生了退意,打算转行,“我们入行时间太长,沉没成本太大,要离开这个行业不容易。新人们要进来要一定考虑清楚。”

  这场网文作者与阅文的拉锯战还在进行,连线Insight将持续关注。

  (应采访对象要求,本文名字均为网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用户自行发布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959677720#qq.cn(#换@)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原文链接:http://tech.sina.com.cn/csj/2020-05-06/doc-iirczymk0184763.shtml

相关文章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