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站(www.ku0.com)-致力于为互联网从业者提供动力!

热门关键词:  企业  baidu  as  c4rp3nt3r  美女
酷站

前沿

旗下栏目: 区块链专栏 前沿 业界 移动 电商

搜狐老矣,尚能饭否?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闫丽娇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06
摘要:文/闫丽娇编辑/苏琦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北京时间8月5日,搜狐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搜狐Q2的总营收为4.75亿美元,比Q1增长了10%,但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其中占最大头的搜索及搜索广告相关业务收

       文/闫丽娇  编辑/苏琦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北京时间8月5日,搜狐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搜狐Q2的总营收为4.75亿美元,比Q1增长了10%,但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其中占最大头的搜索及搜索广告相关业务收入为2.76亿美元,同比增长仅2%。

  由于搜狐Q2营收低于预期,截至收盘,搜狐跌幅逾26%,股价跌破10美元,市值仅有3.51亿美元,大约是新浪的七分之一。去年10月,美团创始人王兴曾经感叹:“好久没关注,搜狐的市值竟然从40亿美元左右跌到6.8亿美元”。谁知一年时间不到,搜狐的市值直接跌到了4亿美元以下,还不如一个季度的营收。

  搜狐掉队,是被讨论已久的话题。现阶段搜狐的增长核心主要来自张朝阳在门户时代布局的旧业务:搜狗和畅游,但这两项核心业务也各有各的问题。一位游戏行业分析师告诉燃财经,畅游对《天龙八部》手游的依赖性很大。这款手游发行于2017年,两年过去了,畅游还没有其他成熟的新产品问世。

  一位文娱领域的投资人解释,从根本上说,搜狐如今面临的境况和创始人张朝阳有很大关系。早年间,张朝阳和董事会曾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博弈,他一度陷入被架空的危机中。这段不愉快的记忆也让他从一开始就深刻地意识到,将公司实际控制权握在自己手里的重要性。

  但在控制权之外,他对整个团队和业务又保持着相对佛系的态度。那些年,从搜狐走出了很多优秀的创业者,古永锵、龚宇、陈一舟等,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搜狐被称为视频界的黄埔军校,但它唯独没有为自己留下更多人才。

  财报发布当天,张朝阳更新了十几条狐友动态。他曾经说狐友将是搜狐的未来,但旧业务增长乏力,新业务遥遥无期,已经成立21年的搜狐,还能打吗?

  01

  搜狐的“旧三架马车”增长乏力

  2016年11月,张朝阳立下flag:搜狐要在3年内重返舞台中心。但现实是,除了搜狗之外,搜狐没有一项拿得出手的业务。

  财报显示,搜狐Q2总营收为4.75亿美元,同比下降2%,环比增长10%;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搜狐的净亏损(包括畅游晶茂的一次性减值)为50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4900万美元。

  如果按业务划分,搜狐共有搜索、门户、游戏和视频四块大的业务。其中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业务的收入为2.76亿美元,同比增长2%,环比增长18%。网络游戏收入为1.02亿美元,同比增长8%,季度环比增长3%。搜狐在财报里解释了增长原因——进行了相关营销活动。品牌广告收入为4400万美元,同比下降29%,环比增长2%,下降原因是门户网站和视频广告收入的减少。

  搜索一直被看作搜狐业绩的亮点,但从搜狐的搜索及搜索广告业务近六个季度的增长势头看,并不乐观,增速在逐季度放缓。

制图 / 燃财经制图 / 燃财经

  搜狗也有搜狗的烦恼。8月5日,搜狗更新了二季度财报,来自智能硬件的投入亏损仍在继续,搜索以外的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了11%。

  张朝阳解释:“尽管目前宏观经济下行,我们的收入与预期基本相符。扣除2019年第二季度畅游确认的与映前广告业务相关的资产减值费用影响后,集团Q2亏损减少至3800万美元,同比减亏22%。预期第三季度搜狐媒体和搜狐视频亏损将进一步大幅收窄,集团亏损将降至2200万至3200万美元之间。”

  他将亏损收窄归因于搜狐视频成本的严格控制及在线游戏业务的稳健表现。在线游戏业务一直是搜狐的核心业务之一,燃财经归纳了搜狐近6个季度的在线游戏业务收入发现,游戏业务增长波动较大。

制图 / 燃财经制图 / 燃财经

  搜狐的游戏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畅游。畅游2009年上市,搜狐持有其68%的股权。根据畅游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总营收为1.19亿美元,同比增长了5%,但环比下降了4%。同时净利润为1600万美元,同比下降逾50%。

  “畅游算是这么多大厂里面吃老本比较严重的,靠‘天龙八部’死扛。2018年这款产品的收入占到了公司收入的20%以上,但现在这部手游已经出来2年多了,畅游还没有其他新品出来。”一位游戏领域分析师表示。

  2017年,搜狐公布一季度财报时表示,实现3500万美元净利润的畅游,增长主要得益于天龙八部端游和天龙3D手游两款游戏。到2019年,这一状况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另一位游戏领域的分析师告诉燃财经,畅游没有新产品跑出来并不意味着没有创新。他表示,畅游有不少新产品正在研发当中,但发行速度太慢了。“现在市场竞争这么激烈,如果‘多元化’跟不上,畅游就只能跟着天龙八部这个IP进入衰退期。”

  他认为,游戏公司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吃老本,尤其是以研发为主的游戏大厂,拳头产品表现太强,内部很容易产生惰性。

  02

  新业务指望不上

  过去一年,社交领域异常拥挤。罗永浩、王欣等都曾加入战场,但随即被淹没在战场中。在这样一个时间点,张朝阳推出了一款被看作是微博翻版的社交软件狐友,并称狐友是搜狐的未来。

  一位社交领域创业者曾对燃财经表示,狐友的产品思维更像是十年前的产物,没有差异化。现在再做社交需要有与用户相关性非常高的产品。

  而资深运营金龙认为,微博能做起来是因为内容分发效率比中心化的编辑推荐效率高,头条能做起来是因为算法分发比关注流效率更高。狐友像简版微博,但没有比微博更先进、更高效。

  据悉,张朝阳对狐友寄予重望。狐友正式版上线之前,张朝阳曾亲自“担任产品经理”,还深度参与了产品设计

狐友App宣传语  图 / 狐友官网狐友App宣传语  图 / 狐友官网

  除了狐友,张朝阳还想重振媒体业务。为此搜狐相继举办了搜狐新闻马拉松、狐友国民校草大赛以及5G峰会,这些都被看作搜狐回归媒体的信号。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张朝阳强调,要回归搜狐传统的媒体特征。一方面,搜狐新闻客户端会继续加强机器推荐、分发;另一方面,搜狐会恢复媒体的历史,打造搜狐科技、搜狐财经、搜狐时尚,从而持续输送内容。

  今年以来,搜狐以新闻客户端为代表的产品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改善产品设计和提高内容品质上,以此来扩大用户规模,提升用户粘性。

  但有分析师认为,这些举措都不具有战略意义,无论是新业务还是老业务,搜狐没有一个能打的。张朝阳曾在一次与凤凰科技的对谈中进行反思:因为过分重视市场和品牌,忽略了产品和技术的重要性,与搜索、社交、电商等大趋势失之交臂。搜狐的问题在于:业务布局前瞻性不够,且都处于跟随者地位。

  03

  搜狐有没有未来?

  如果说搜狐的成功归因于张朝阳,那么搜狐如今的境遇也一定与张朝阳有关。

  一位前员工评价张朝阳是个“好人”,“他是个好老板,但不是一个能够登顶的人。对谁都好的性格决定了他成不了大事。”搜狐的好人文化一直成为谈资,也成为它最被诟病的地方。

  “公司发展最大的问题肯定是创始人的问题。”一位文娱领域的投资人提到,他评价张朝阳是不那么有执念的人。

  “本质上,他和刘强东对公司的掌控欲很像。但他并非独裁,创始人佛系的好处在于,下属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只是空间利用不当,就很容易导致整个公司的狼性不足。

张朝阳  图 / 视觉中国张朝阳  图 / 视觉中国

  近几年,他也开始花更多时间精力在工作上。据了解,张朝阳以前可不是一个工作狂。他年少成名,坐拥名利,生命剩下的只有享受。为了躲避雾霾,他会在每周末离开北京。

  在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张朝阳表示:“我要当一个好的CEO,当一个好的管理者,这是我其中的一个职责。我要起早贪黑把这个事做好,这个事很重要。”

  近几年,在公司内部管理上,张朝阳也在一改“好人文化”。2017年,前搜狐视频版权影视中心总经理马可在签下《不竞争协议》离职后入职优酷,搜狐以违反“竞业限制义务”提起仲裁,最终获胜。

  然而这样的改变或许为时已晚。一位搜狐员工在接受界面采访时表示,社交、短视频、直播,搜狐都做得很早,但搜狐一线负责重要项目的人里,已经没有什么大将能带领大家真正用心打磨产品,而且团队也缺乏创业激情。

  虽然张朝阳一直通过媒体喊话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心,但在这位前员工看来,公司内部却没有任何改进措施和担纲之人。大家的状态要么是混日子,要么离开。

  上述投资人也认为,张朝阳想要改变现状十分困难。“从他做狐友的思路就能看出来,还是以前的老思路。搜狐还是上个时代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老了’。”

  同时他还提到,以目前搜狐的市值来看,除非能有一大笔资金,否则业务基本不太可能有大的变动。 搜狐老了,张朝阳的思维也老了,比起大刀阔斧地再战一场,或许活下来才是搜狐眼下最重要的目标。

原文链接:http://tech.sina.com.cn/csj/2019-08-06/doc-ihytcerm8818003.shtml

最新更新